很詭異的饅頭,明明同一爐,怎麼ㄇㄠ掉一個?!玩了這麼久的烘焙卻是第一次作饅頭,原因無他,只是我根本不愛吃饅頭。
臨時決定回台灣,要做的事很多很多,加上每天回到家天色都很晚,來不及為老公備糧,饅頭就成為一個很好的選擇。
特別是看到凱特用壓麵機做饅頭看起來好扎實的感覺,才讓我有點興趣。
這天做的是CL家的老麵配方,而且用的是全麥,除了老麵以外的低筋和高筋都是全麥麵粉。
蒸出來的饅頭有著濃濃的全麥香味,很弔詭的是,我一向愛麥香,卻不愛這"蒸"的全麥香。
顏色看起來有點深是因為用黑糖代替了所有的糖分,但全麥卻具有壓倒性的勝利,嗅覺上竟是全麥取勝,黑糖味要吃進嘴裡才感覺得到。
Sharp一次可以蒸兩盤,做了一大包冰進冰箱讓老公早上可以有好吃的饅頭配上青汁還不至於太寒酸。

做完饅頭突然覺得冰箱還有不少空間可以塞東西,所以又打了花捲的麵糰,冰箱裡那包蔥不把它用掉老公一定會一直放到我回家。
還是老麵做法,配方上網亂看再自己改成老麵,成品是軟嫩的口感。
一出爐老公就啃掉了兩個,我們兩人都愛蔥,雖然做了很大一包,相信以老公喜愛的程度大概兩天就可以把它解決掉。@@

這兩個中點都是4/20回台灣前一天做的,現在再寫回憶錄簡直有點忘了。不過因為第一次做饅頭,而且還蒸出一個ㄇㄠ掉的饅頭總覺得應該紀錄一下。@@
越簡單的東西越困難,等回日本再來繼續練練饅頭功,因為意外發現我家兩隻小孩好像艇喜歡饅頭的。(或者只是新鮮?!)
人真的很奇怪,在日本時很想念台灣,回台灣才兩天,我卻已經想念起了日本的生活。
一直覺得自己嫁到日本有點小小委屈,不能常見到親愛的父母和朋友,不喜歡日本人龜毛表面的性格,不喜歡它的上班文化,不滿意它的育兒環境。。。
即便如此,不知不覺中,日本這塊土地卻也成為了我的家,越來越感覺在日本的生活比在台灣讓我覺得自在。
想念和老爺小孩四個人的小家庭生活中的小小幸福,想念為家人做飯下廚的小小滿足,想念和媽媽朋友的言不及意有一搭沒一搭的淡淡友誼,想念每晚窩在老公身邊陪老公小酌報告一天行蹤和小鬼們言行的例行公事。
人是會改變的,女人,也許真是油麻菜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avery 的頭像
Shavery

Madame,Kobe

Shav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