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G3098.JPG
8/9中午從我家三樓鳥瞰屋外的景象,水已經退了約40cm。一直想著要不要寫這篇文,由於對孩子們來說真是個太難得的體驗,還是紀錄一下吧!
為什麼8/9才拍照,因為之前水深火熱,心裡焦躁不已,家裡斷水斷電,屋外狂風暴雨,擔心著孩子們就快沒水(奶)喝沒飯吃,壓根兒沒想到拍照這件事。
8/9早上十點左右終於偶爾可以打通緊急電話,也連絡上屏東市的姑姑幫我們求救後,才想起要拍照紀念這件事。
用時間表來紀錄吧!

8/7一大早起床就是狂風暴雨,下午開始停電,只要抓到電來的空檔我們開始把手電筒充電備用,外頭的狂風暴雨讓我們沒法出們補充物資,前一天還和我媽討論著得幫澪里買奶粉的事也暫時擱下,偶爾電來時看到的新聞報導並沒有說颱風會對南部造成多大的影響,這風雨應該很快就會停了吧?!
(聽說這晚馬總統還去喝喜酒。。。因為聽說南部風雨還不大?!不知聽誰說的?!怎樣才算大?!)
8/8凌晨之後電就沒再來過了。。。我印象很深刻是因為怕熱的澪里。剛入睡時是有電的,我和姐姐還感激著台電的員工好偉大,在這麼樣的狂風暴雨中還搶修著線路,幫我們送來了電。入睡沒多久後便開始停電,本來吹著冷氣的澪里開始哭鬧。。。後來電又來→我開冷氣→澪里舒服入眠→停電→澪里熱醒→電又來→我開冷氣→澪里舒服入眠→停電→澪里熱醒。。。這樣的循環重複了三趟左右後,半夜兩三點電再也沒再來過。
早上六七點起床,外頭馬路已經開始淹水,我們討論著要不要把車開出去避難,問題是風大雨大,我家斜屋頂的瓦片一直被吹落,外頭不斷有東西飛落,到外面去簡直是賭命,更何況,能開到哪裡,開上高速高路嗎?!我家到高速公路之間還有許多更低漥的地區,還開得到高速公路嗎?!到了高速公路後如何回家呢?!
討論著討論著,轉眼,水已經要淹上我家了,這下更加動彈不得,看樣子車子是根本開不出去了。
早上九點多,水開始淹進我家,把孩子們都趕上二樓,大人們開始把一樓物品搬上高架,一樓兩台電視都往上搬,冰箱太大搬不動,放棄。。洗衣機沒地方搬,放棄。。。水聽說前一天就停了,我們只來得及準備了一桶乾淨的自來水和兩壺開水,這兩天就是用這兩壺開水幫澪里泡奶,喝了兩天的冷配方奶。(逃出去後澪里喝到溫配方奶還不習慣地大哭@@)
因為我媽和我們都剛從日本回來,加上前一天就狂風暴雨沒出們補貨,家裡的糧食很有限,只有三包泡麵,冰箱已經泡水,打不開也不敢打開。
中午十二點家中水深及膝,我趁瓦斯爐還能用趕緊把隔壁鄰居給的一包鴨蛋都煎成荷包蛋(後來想想應該弄成水煮蛋,可以放比較久)。中午小朋友們就吃澪里剩下的副食品蔬菜白米粥配荷包蛋。大人們吃早餐的剩菜和小朋友的剩菜。
RIMG3089.JPG
下午兩點左右一樓客廳的樣子。客廳的椅子都飄起來了。
RIMG3083.JPG
廚房的瓦斯桶也開始飄起來了,外頭的兩台洗衣機和汽車也已經浮起。
這時拍照是因為災後要申報損失,後來水淹得更深,我也已經無法下樓,因為沒有水可以清洗身體。淹進來的水很髒,都是泥水。
這天一整個度日如年,狂風暴雨中我們沒有任何外面的資訊,偶爾有橡皮艇經過時求救大喊對方也聽不見。澪里的奶粉所剩不多,衛生環境很差。
不知道淹來的水究竟是大雨造成的?還是堤防已經潰堤?!如果堤防尚未潰堤,水是不是可能會再一下子漲上來?!我們在二樓是不是就安全?!
不知道可能會被困多久,尿尿不能沖水,便便要便在報紙上再用垃圾袋包起來,因為水很寶貴。
行動電話完全不通,我/爸爸/媽媽/二姊的四隻手機輪流開機,因為擔心等行動電話通了,我們的手機也會沒電了。
晚上來了,用攜帶式的小瓦斯爐燒開水泡了僅有的三包泡麵,一樣,小朋友先吃,剩下的大人再分食。盤算著下一餐,家裡還有一罐剩下一點點的麥片,小朋友隔天還有固體食物可以進食。大人則是從日本帶了好幾罐酵素回台,只要有酵素,我們應該可以撐個一陣子,餓不死。(比較麻煩的是我爸有糖尿病,酵素很甜他也不能喝太多。)

手電筒雖然在前一晚就開始陸續充電,但因為前一晚就開始有停電的狀況,恐怕也撐不久,所以能不開就不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因為整區都停電,所以比平常不開燈都要暗,沒有一點點光亮),早早就叫小朋友躺下睡覺,小朋友們個個熱得睡不著,外頭風大雨大窗戶也開不得,這兩天最好用的就是大人牌手動風扇,我一直幫澪里扇著風,澪里才好不容易入睡。
大人們則是睡不著覺,一直不停地到樓梯確認水位,擔心來不及逃跑。
(那位行政院的官員,聽說您這天還理直氣壯地去飯店歡度父親節,父親節耶!您真是偉大的父親,偉大的官員。)

8/9早上四點多,小朋友陸續醒來,千晴和麻瑛開始哭了起來,問我甚麼時候雨才會停。
千晴用衛生紙做了一個晴天娃娃,掛到三樓窗前,麻瑛向上帝禱告(我家沒有宗教信仰,麻瑛禱告是教會學校保育園教的。)。
兩個孩子都守在窗口,監視著可能經過的橡皮艇,等著向外求救。
早上九點多,雨開始有點轉弱的趨勢,小朋友歡呼著,晴天娃娃奏效了,上帝聽到我們的聲音了。
不一會兒又是狂風暴雨,小朋友們又開始喪氣,晴天娃娃沒效了嗎?!上帝呢?!
整個早上大家都在這樣起起落落的情緒中渡過。
十點多吧!我繼續嘗試撥著緊急求救電話(行動電話終於顯示可以播緊急求救電話),一直不通,119打不通,我改打110。。。沒想到,就像奇蹟似的,在一連串的失敗後,終於讓我撥通了。
可是110的人告訴我:救援不是我們的工作哦!要請你撥119!
問題是119就是打不通啊!你們就不能互相通報嗎?!
十一點多撥通了屏東市姑姑家的電話,姑姑也正及著聯絡我們,幫我們打了屏東市的119,因為家裡有三個小孩,而且飲用水和奶粉食物都快沒了。
行動電話還是偶爾才通的狀態,聽說法國的大姊連絡不上我們也急壞了。
十二點多我也打通了119,請求把我們送到安全的地方,119說他們很忙,但會安排。
我趕緊整理行李,只帶最簡單的換洗衣物和護照。
十二點多,風雨稍停,附近鄰居開始有人扶著保麗龍板在大水中出來走動,因為很多人在附近養鴨,鴨子死的死,逃的逃。
住我家附近的親戚聽見求救為我們送來飯菜,中午終於有飯吃了。
隔壁親戚一樓不見了只能從二樓陽台出來,和我們互道平安,他家也有兩個小小孩,聽說大人也都不太敢吃,都讓孩子先吃飽,所以我們送了他們一罐酵素讓大人補充營養,他們回送我們三瓶礦泉水。
就這樣大家互相拿出家裡有的資源互助合作,可是救生橡皮艇還是不見影子。
有鄰居已經三天沒洗腎被送到村長家等待救援奄奄一息。。。
為什麼這時候大家沒想著自立逃生?!因為林邊鄉低漥地區非常得多,即時逃出我家,也不見得可以逃到安全的地方,外頭比我家危險的可能性很高。
我家沿路都是魚塭,一個不小心飄到魚塭去,溺死的可能性也很高。
下午四點多,119得救生橡皮艇還是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可是住東港的另一個姑姑居然想辦法搭竹筏進來幫澪里送奶粉了。見到他時,我們只是不可置信地覺得:你真是太神奇了!
姑姑也給了我們另一個希望,往海邊走的話可以通到東港去,再從終點上南二高就可以逃到屏東市。
五點左右吧!我們放棄等待119的人,利用鄰居撿到的竹筏我用揹巾背著澪里,大人們分工合作抱著千晴和麻瑛,乘著隨時可能翻船或飄到魚塭的竹筏,開始了我們的逃難之旅。
台灣人真的很神奇,沿路有人在路上捕魚,大家都不怕死。養殖業損失相當慘重,魚多到有條50cm左右大的鱸魚還跳上我們的竹筏。
澪里一坐上船,吹到涼涼的風馬上在我懷裡昏睡過去,是這幾天裡睡得最沉的一次。
路上有人看到我懷裡的澪里還說:這麼小就把他帶出來玩喔?!
我們看起來很像觀光客嗎?!
路上野鴨游水在竹筏旁時,我跟千晴說:千晴,你看有野鴨耶!我們和野鴨一起在河裡游泳耶!
千晴只是氣憤的瞪了我們一眼,一副:都甚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裡亂開玩笑。
其實小朋友緊張,大人心裡更緊張啊!萬一翻船,三個小孩,怎麼撈呀?!
飄到幾公里外後,水越來越淺,見到陸地時,千晴才慢慢有了笑容。
住屏東市的姑姑已經開了兩輛車來到南二高終點等待救援。一身魚臭汗臭的我們也終於得以喘了一口氣。
抵達姑姑家時,千晴看到屏東市有水有電,氣憤不已!覺得很不公平。@@
RIMG3095.JPG
孩子們在娘家三樓避難,只有白天能看看繪本打發時間,天氣差光線也不夠。
RIMG3103.JPG
澪里心情一直不太好,不肯看鏡頭。
RIMG3106.JPG
三天後,水退了,才拍得到我家的大門當時就是這樣被水給撞壞的。

被困在娘家時,我一直告訴爸媽:別急!一定是災情太嚴重了,政府一定也在想辦法要來救我們。
其實,最早傳出災情的就我娘家這邊,當時中央居然還覺得"不嚴重"!!
我家還算好的,我伯伯家就在林邊溪邊,那裡可是整個砂石都衝進去,有一層樓高!
怎樣才算嚴重?!一定要人民拿性命去換嗎?!
水退了以後,只見整條路來來往往的軍車晃來晃去阻礙我們的重建作業,卻沒人來幫忙把路上的垃圾清乾淨,滿地的泥巴再不趕快清掉就要結塊了。。。。政府在哪裡?!我們真的沒看到。倒是慈濟和一些民間組織開始進到災區幫忙打掃,還有人樂捐瓦斯爐,這都是民間的力量,官員還是只會在電視上說都是天氣惹的禍,都是災民不想逃。。。。

Shav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