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心的媽媽丟下小孩,又到台北上課去了!這趟急著上台北其實是配合我大姊,因為她即將從台北飛巴黎,和大姊已經兩年沒見的我就這麼一路跟上了台北。
晚上先和一群朋友到太和殿喝酒吃麻辣鍋(不是我指定要去的喔!是我大姊沒去過想去咩。),之後再到另一個朋友家喝他從法國帶回來的超貴紅酒。

第一次見識到醒酒器這玩意兒,醒過的酒和沒醒過的酒香完全不同,害我好想也去法國搬一個回日本用,不過在那之前恐怕得先有雄厚的財力餐餐買高級紅酒喝才不枉費這醒酒器。@@

回歸正傳,陪大姊在台北逍遙了兩天,硬是把信義誠品逛爛,一口氣讓荷包大大失血後,才把大姐送上飛機,我也開始馬不停蹄的上課行程。

這次的裝飾課都是施老師教的,之前只見過施老師一趟,學黃金戚風,回日本後做了四次都失敗,這次正好有機會請老師幫我診斷失敗的原因。
雖然很丟臉,還是請老師看了之前失敗戚風的照片,老師還嚇到,唉~明明很讚的黃金戚風被我烤成這副德性。。。。
做裝飾課時也看到郁芬老師家的小助手們打黃金戚風,其實到入模為止的狀態和我之前做的都很像,於是施老師認為我的問題完全是出在烤箱的溫度控制上。
回日本再來用ヘルシオ試試,希望這次可以成功!
這次終於把第四期裝飾課完整的上完,第五及第六期的課老師讓我選擇自己想做的嘗試看看。
因此愛心貝殼和可愛的小綿羊都是第六期的課程。
其實這兩顆蛋糕都比想像的簡單許多,又可以練習擠花技巧,真好玩!
只可惜小朋友沒陪我上台北,否則如果看到小綿羊蛋糕肯定為之瘋狂。
後來和長腿美女和兔子及米友一起喝咖啡時談到裝飾課,讓我再一次思考了自己學裝飾課的原因。
我喜歡做甜點,因為覺得不容易,搭配出特別又甜而不膩的口感再搭配可口的造型,每個項目都是一大考驗,雖然我個人根本不愛吃甜食。(基本上我是只要試吃一口就能滿足的人。而且我一點也不愛巧克力或奶油。)
而裝飾對我來說並不是只有"蛋糕裝飾"這麼簡單的目的,與其說是蛋糕裝飾,對我來說它比較接近是一堂美術與手工藝課。
小時候我的成績還算可以,連體育也不錯,德智體群美當中,一直以來最困擾我的就是"美"這一項。(別吐別吐!我不是說其他的都很讚,只是說美育特別爛。)
因此當我比較有多一些可以自己利用的時間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學一些手工與藝術的東西。蛋糕點心洋裁,不只可以讓我琢磨自己關於美的感性,又可以嘉惠家人,便成了不二選擇。
所以,我想我會努力把它上完吧!雖然常常上完課都為自己的的手殘感到自卑,但完成一個作品時的心情總是令人開心且興奮的。

Shav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