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把工作排得滿滿滿,ㄧ回到神戶工作還沒完全結束,為了紓壓,照阿芳老師書上配方做了肉圓。

ㄧ直以來,工作的苦水盡量不在這個部落格吐,畢竟譯者的生活有點特殊,ㄧ般人也許難以體會其中的甘苦。
總之,自由譯者就和自己開業工作的人一樣,有業績的壓力,也有"有了這一餐不知下一餐在哪裡"的恐懼,所以即使挺著大肚子,很多時候只能咬著牙撐過去。
上週,白天口譯,晚上回飯店繼續挑夜燈翻譯,ㄧ時貪心臨時接了一個自己很不熟悉卻很專業的領域的翻譯(懂會計和審計的朋友,我打從心底佩服妳們!),成為了我苦難的開端,中途還遇上ㄧ直以來請我當契約譯者的地方須要一份緊急的翻譯,晚上臨時傳真到飯店要我趕工,看在平常他們對我實在非常照顧的情分上,我又拒絕不了。
於是,所有的工作ㄧ時間全部卡在一起,晚上陪客戶喝酒賣笑時,反正也不能喝酒大肚婆我也只是ㄧ心牽掛著還躺在房理等著我的譯稿。
寫這些是為了作為下一篇日記的伏筆,客官們得看且看。
總之來回交通時間約十小時的口譯工作歷劫歸來後(來回新幹線上還得打開電腦繼續翻譯工作。@@),隔天換老爺出差去。
換我接手兩位小姐的照顧工作,也盡責的去站了半天,負責那天保育園園遊會跳蚤市場的打包工作。
感謝小愛爸熱心支援,在我忙著賣場工作的同時幫我帶兩位小姐出去玩(園遊會有吃又有得玩),解決了一大困擾。
回到家,隔天放假日趁小姐還沒吵著要出門,趕緊做了這個肉圓。
老實說,以前我超討厭肉圓這種小吃,不知是老了還是怎樣,很多以前連碰都不碰的食物現在卻會讓我魂牽夢縈。
比如肉圓,比如豆干。。。
我有多討厭肉圓,印象很深刻的是,高中在外面租房子跟房東搭伙,房東太太家很愛吃肉圓,偶爾晚餐懶得煮就會買肉圓來吃。
房東太太ㄧ向手藝很好,無聊單調的高中生活中,美味的晚餐和唯一看得到電視的三十分鐘短暫時光對一個女高中生而言何其重要。
可是下課後只要房東太太提到晚餐吃肉圓,我就會整個BLUE到最高點,不知道為什麼,當時那種QQ的口感就是不得我的緣,當下那種痛苦的心情至今我仍記憶猶新。
豆干也是,很多人聽了可能會想扁我,小時候我根本不屑吃豆干,是不屑哦,總之在小小心靈中除了覺得它一點也不好吃外,更覺得這種便宜貨讓我不想放進自己的嘴裡。(好啦!我承認當年真的很幼稚~><~)
可是,現在肉圓和豆干我都愛死了,卻吃不到。這,也算是一種報應吧?!
前一陣子二姊到日本來ㄧ直提到肉圓,讓我口水滴滿地,突然想起阿芳老師書上有肉圓的做法,而且和我家鄉一樣是先蒸過後再用低溫油去小小炸過的做法。
利用蒸的空檔順便做了海山醬,老實說這種醬我一點也不愛,可是肉圓就是要配這種醬阿!
好好吃喔!吃到嘴裡心中一整個滿足,工作和帶小孩的疲累一樣子感覺減輕了許多。
原來食物的"食療"效果不止作用在生理上,對撫慰心靈的效果也不小呢!

Shav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